@我的精神分裂史|你说的那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
2020-04-20

  

        前段时间这个手势在二次元圈大火,

  这组漫画是出自 @我的精神分裂史,卡罗之手。






  为什么玩二次元的人都能get“手势”的点?

  卡罗:这是一个区别于沙雕的中二行为,生活中喜欢二次元的人将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二次元世界里,他们喜欢虚拟的状态,脱离于现实的严肃,强调不在意别人目光,保留童年纯真。这也是动漫作品的精神食粮。

  “插队”行为本属于一个社会问题,但在二次元人的世界观里,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虽然很片面,也无法解释,这个“手势”从自己的出发点扩散自己的概念,旨在付出实际行动以求公平让大家心理平衡与接受,如果说这样一个的手势,单方面想让世界少一些争执,多一些宽容和理解,也算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我的人设就是卖惨

  2015年夏天,卡罗注册了 @我的精神分裂史 着手运营,至今已是坐拥百万粉丝的大V博主。

  但这五年间他一直拒绝商业变现,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就连粉丝都看不下去求他接点广告。当被问起“为什么不愿意接广告”时,他仅仅是轻描淡写地调侃道“我的人设就是卖惨。”

  卡罗是最早一批加入蜂群的老员工,那时候蜂群只有表哥,西瓜老师,贴吧君,小韩老师,伯母老师等,加上他还不到40人。加入蜂群纯属因为好玩,当时的办公室很大很宽敞,每天就是和一群段子手讲段子,在办公室里开大疆直升机,一群人特别开心。

  由于公司的业务需求,卡罗作为设计出身,挑起了公司的设计大梁,担任设计总监。做号也是源于自己的兴趣爱好喜欢画漫画,在初期刚做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不错的反响。当时公司缺人手,一边要处理与互联网巨头公司合作业务,一边还要抽空更新漫画。尤其,卡罗对待设计又是一个很较真的人,不久后就因身体超负荷运转患上心肌炎,被送进了医院,为此微博也断更7、8个月。调整了半年之久,卡罗辞掉了设计总监的职务专心投身于漫画,并在表哥的帮助下,开了一家漫画工作室——趣灵”。

  至今,@我的精神分裂史 已有113万+粉丝量,除了出书没有固定的商业变现模式,每个月入不敷出,仍甘之如饴。他表示“没有多少人能够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想着实现自己的梦想,刚好我和我的工作室,能有这样的机会,以这样的方式在深圳生活,很幸运;并不是每个人都把盈利看得很重要。”

  在“精分”中做个摆渡人,

  守护边缘人的欢笑与希望。

  “接点广告恰饭吧,求你了”

  这是2020年3月29日,粉丝在 @我的精神分裂史 发布的一条微博下面的评论。

  二次元是属于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当我们跟卡罗聊起如何与二次元粉丝建立粘性时,卡罗的回答让我们诧异,也意外的收获了卡罗一直不愿意接广告的真实原因。

  “我的粉丝不是属于二次元领域,是属于精神分裂的,我每天会花半个小时回私信帮很多粉丝找医生,联系医生,跟他们聊聊天,像树洞一样。”

  @我的精神分裂史 的名字源于卡罗当时喜欢的一个朋克乐队——我的化学浪漫史,因为自己曾经患过抑郁症,这才有了@我的精神分裂史 ,起初卡罗在日常更新上会做一些精神病分析和科普话题,自带了精神问题相关属性,形成这部分特殊群体粉丝的关注。

  在卡罗现有的113万+的粉丝群体里,活跃在大家视野里的粉丝是小众,真正的大众,是活跃在转评赞之外的粉丝。他们是默默关注的一个群体,很少参与互动,但经常会私信卡罗一些心理问题,而卡罗非常乐意为这群特殊的粉丝群体给予能力范围内的帮助和关爱,这个账号成了他和这群粉丝精神共鸣的纽带。

  “我的一百多万粉丝里可能三分之一是有精神问题困扰的同类,我没有刻意打造二次元环境,只是抓住人们猎奇心态,通过轻松的单元漫画方式,打造一个轻松地方式叙述故事,实在不想让粉丝有精神负担。”

  卡罗用他的细腻与真实、轻松与幽默,守护着这群特殊群体的欢笑与希望。他说“从本能的习惯慢慢变成了一种责任,自己也觉得温暖,也呼吁社会能多给这群人温暖和关爱帮助他们走出困境”。

  想做一个温柔的人设

  却难掩盖灵魂里沙雕中二气质

  当聊起卡罗的漫画,采访气氛变得轻松起来。有很多粉丝将卡罗的漫画定义为现代老夫子漫画,有一种或讽刺或调侃的意味,表达对社会一些想象和看法,算是二次元文化的偏小众一类。

  其实这也跟卡罗乐天派的心态和沙雕气质逃不了干系。他自称想给自己塑造一个温柔的人设,但是难以掩盖灵魂里沙雕逗比的个性,经常在生活小细节里也能找到乐子。喜欢卡罗漫画的人都知道,他的很多漫画都透露着浓厚的“中二”气息,比如下面这组,看完你就完全可以get到他中二的精髓了。



  “在目前艰难的状态下,想要保证心理健康,穷困也好,给自己宽慰也罢,发现生活的小事件融入漫画里。因为客观主义,都是被逼的,生活已经很难了,为什么还要不开心呢?”这是卡罗在采访中跟我们提到的,这也是为什么他的漫画总能带给人一种轻松和治愈的原因吧。

  道阻且长,画笔下的荆棘与荣光

  国漫最好的时代一定会到来

  健康的商业 + 专业的创作者 = 国漫未来,这是所有漫画师从业者的期待。

  中国漫画家群体的生存状况普遍令人担忧,绝大多数人的收入并不理想。国内漫画家收入来源主要是稿费、版税和IP授权。拦在漫画家面前最高的那道墙,就是收入与努力不成正比。

  我们看到的卡罗,他言语间流露出的想法特别单纯 —— 满怀敬意地做出最好作品,这里的“敬意”,我们可以将他解释为对漫画创作本身的严谨,敬业与执着。他希望通过自己的每一小步,改变行业现状,尽管概念有点大,但这是他的坚持。

  卡罗表示在中国做一个漫画师,是一个很边缘的职业。一方面没有开设相关的课程,另一方面家长不支持,怕会饿死。在中国做漫画的人因为现实困境,都很辛苦。但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都会有着从小到大的执念和坚持,超级理想的状态就是等整个行业发展起来,改变中国漫画师的现状。

  卡罗和他的漫画一样有趣,在近40分钟的采访中,这样的印象慢慢具体起来。对于91年的他来说,他有热情又不激进,有思考又不偏激,有幽默又不失深度,踩在了自媒体时代的风口上,却是个不蹭热度“玩味自嗨”的逆行玩家。

  如果说@我的精神分裂史 是卡罗的一个精神出口,那拿来形容《你说的那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这本书更为贴切。作为卡罗开年来的诚意之作,将自己微博热门漫画《我的精神分裂史》重新改编,通过围绕特殊群体展开故事的治愈系漫画。

  《你说的那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无中生“友”,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机智化解生活中的每个尴尬瞬间,暖心治愈城市里的孤独人群。欢乐或者不快乐的你,都能够与有趣的灵魂产生共鸣,收获满满感动。

  受疫情影响,和出版社商议好的档期一直延后,却也吊足了粉丝胃口。就在4月14日,等来了预售的好消息。期待已久的粉丝在留言区“炸开了锅”,表示“白漂这么久,总算能支持下了。”



上一篇:中华小鸣仔| 除了吃进肚子里的食物,抢不走的还有她心里的梦想 下一篇:Skm破音大魔王 | 昔日网红鼻祖卷土重来,结局将会如何?

[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