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亡命天涯 说了这些和那些
2021-10-25

  

        首先是感谢B友们的关心,各位的热情让后台鼓起勇气找3D婆罗门聊了一会天,成就了职场一件快乐事。

  上午11点,来到了峰哥的办公室,他此刻正在组装一把粉色的道具枪,我们简单寒暄了几句。

  -你桌子上这个吃了能管用吗

  -就那样吧

  -那些书呢

  -粉丝送的

  -看了吗

  -看了

  -塑料封皮还在

  -看书是为了什么

  -获得知识

  -那如果你已经拥有了知识呢

  98年出生,今年23岁的峰哥回答了些大家比较感兴趣的问题,希望能给大家解解闷。当然了,如果你是峰哥的资深直播粉,那咱们温故而知新。

  确实有25%蒙古族血统,银川那个地方在河套地区,其实就是在蒙古高原的南侧,那边的人走动来走动去的,很正常。

  提及B友们对其长相的调侃甚至是攻击,峰哥毫不在意,最多也就表达了一种不理解。

  我现在也是很帅,其实我就是帅哥,有挺多女孩线下见到我都夸我帅。这个东西就是因人而异,你不能说长得不像蔡徐坤那些偶像就不帅吧,只能说是另外一种风格。

  发型不换,换啥呀我这刚剪的都还扎不起来呢。

  边说边示范,明明就可以扎起来,峰哥甩甩头把手放在桌上等待下一个问题

  那会属实是对文字没有太多热情了,刚好短视频是大趋势,加上我也乐意窜来窜去,自然而然的就转型去抖音了。

  之后因为疫情,没有什么国外猎奇的东西可以拍,我又没办法在一分钟之内输出一惊一乍还有意思的东西。直播也播过,但抖音敏感词太多了,有点限制发挥。

  最后相当于生一个孩子夭折了,很多人可能会痛苦一段时间,当时也确实是很多博主都停更了,那像我的话就是赶紧怀第二个孩子。

  最开始在B站发了很多旅游的视频,包括直播也是在回答大家关于登山、徒步、潜水方面的提问。直到“三和”那个系列火了之后,就差不多确定风格了。



  现在做的很多内容就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来,再顺便观察观察社会上的三教九流。

  第一个峰女郎是朵朵,我最早的榜一大姐,是一个比较有钱又比较欣赏我的女B友。之前大家只看过女主播与榜一大哥,你想想男主播与榜一大姐的故事不是挺有意思的。

  峰女郎也不是我特意整出来的,顺其自然嘛,遇到合适的就拍了。

  我们这些普通男生看到漂亮女生就好奇想了解,很正常。但也不光是漂亮,还得有闪光点。

  比方说jelly她有在韩国娱乐圈的一些经历,刚认识她我们就直接开拍了,没有什么剧本;G姐是身材非常好非常漂亮的单亲妈妈;还有之前拍的一个富家女彤彤,总去登山和徒步遭罪,目的就是发朋友圈告诉别人我和普通女生不一样。

  有些粉丝总说我消费完这个就丢掉找下一个,大部分不都是素人,上来说一期,大家好奇心满足之后,你就没办法说再有什么其他的互动,又不是谈恋爱拍情侣vlog,有机会再见呗。

  之前直播的时候纯属搞效果,我都告诉大家不要当真,磕cp啥的都是胡说八道,整的怪不好意思的。

  只要是有人出镜,就都是被消费的。拍了一个美女是被消费的,拍了一个帅哥也是被消费的,哪怕我自己出镜也是被消费的。

  大家说峰哥从哪里找那么多奇葩,并不是我找的,而是我拍过这种类型,大家知道我只是很客观的把这些记录下来,让他们自由自在的表达。他们这种情况自己说吧,没有关注度,找记者,记者也不会去,又没有惨到上电视台的程度,所以说拿我当传话筒了。

  有时候一走一过跟这些人有一个接触,了解一下他们的生活状态展现出来就行了。之前采访过一个得绝症的网友,大家都问我给他捐了多少钱,我觉得不需要,把这个拍完之后展现出来,谁爱帮就帮,我是一个比较反对搞道德绑架的人。

  也没有什么姿不姿态的,之前拍了一个残疾人,他的胡萝卜掉地上了,就有人骂我怎么就知道看不去帮他捡一下啥的。我只是在旁边记录啊,我不在的时候谁替他捡他的胡萝卜呢,没有意义,我来也不是为了帮谁,我就是过去问东问西的。

  我知道大家对底层有一些自己理解的同情意味,认为这些人是不能被调侃或者是不愿意出镜的。

  但事实上他们都有各自的诉求。

  网吧大神是我付费了,他们愿意通过付费的方式来展现他们的生活;王哥的话,我都没有给钱,他自己有很强的倾诉欲望;癌症患者得到了网络捐助。所以说只要是自愿的就不存在什么消费,有时候大家同理心过剩自我代入了属于是。

  其实我拍的那些所谓的底层人士身上有很多问题,只是说我们大家习惯去美化,总会脑补是社会的原因,这人还是善良的。人不都是这样吗,遇到强者会去质疑,钱哪来的呀?遇到穷人会去同情,哎是不是遇到什么苦难了呀?看到厂妹会猜她是不是家里有弟弟所以没钱供她读书呀...

  有些时候拍出来粉丝说这活拉了,还说峰哥你怎么不引导说点啥。

  可这就是真实的啊。

  总不能拍每个人都是励志的、喊正能量口号的。我采访之前也跟大家一样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拉了就拉了呗,拉了就拉了发。

  峰哥摆弄着自己的玩具枪,应答如流。刚开始我无法判断他说了多少真话,于是我闭上了眼睛,他的容貌从我眼前消失,那一刻,他的话语突然间变得无比真诚。

  可能b站整体氛围还是比较年轻化,再加上言论会有一些价值导向。我的东西其实没有问题,可以说跟欧美的先锋文学比起来,我简直是太中规中矩了,只是说有一些超乎大家想象,推不推荐无所谓,不是特别在意。

  评论区会有粉丝给我提供素材,有时候别人的经历被点赞和讨论了,有人也想获得关注,那没有经历怎么办?就编呗。现在我评论区编的就挺离谱,什么老婆都生了三个孩子,没有一个是自己的,你说这种东西我怎么去采访?

  粉丝粘性高这个事,大多数博主是接受不了负面言论的,尤其对女博主一些不礼貌的言论,方方面面的,其他博主可能当时就控评并把这种情况扼杀在摇篮里,我没有,我尺度比较大。

  up主觉得很赞:

  就像大家都说我是小丑,取笑我,那我就收他们点钱对吧,收了钱笑我没事。

  我感觉幽默的内核还是自嘲吧,勇于自嘲的人,才更愿意去看我的视频。大言不惭的说,我更多还是高级幽默,讽刺和嘲讽比较多,你要是学历和文化素质低一点的人可能还get不到,有一些门槛。

  我的粉丝学历和水平上普遍比较高,属于是上层中层底层什么都嘲讽,一切都瞧不起。


  还是要继续拍广告,这个东西你接了就要拍,就像你今天就是不想上班,到了点你也要坐那。这个商业社会就是这样,老拍广告会透支信誉和口碑,对这种事我是知道的,只能接受啊。

  不是说我拍了很多广告,然后现在要哐一下子跑到珠穆朗玛峰上,我登顶珠峰啦大家,我了不起,回头再拍广告,那样的话,有点太刻意了,我们还是尽量选择合适的拍。

  着急也没用啊,心态不对,你爸妈着急让你去找对象,你就能找到?

  明明接广告的是他,但被质问的却是我^_^

  给别的想直播的up主提建议啊,那就是别播,多说多错。

  直播这个事情对于up主来讲透支是很严重的,积累一年的东西一天就能说干,像我能说的都说完了,就胡说八道呗。

  时间长了和粉丝就像老夫老妻一样,没有当时的激情了,大家进来应付两句交作业,说说车轱辘话,看看这人还活着就行了。

  走一步看一步呗,短期规划就是开上帕拉梅拉住上大平层,视频规划不就是划拉w赚钱嘛,一切以赚钱为导向,接广告赚大钱,直播间赚小钱,都赚。

  峰哥此时眼角已经湿润了,他知道自己很久没有好活了,对不起观众。但是他的贵族气质不允许他示弱,峰哥浑然不知,仍在犟嘴,泪目了,家人们…

上一篇:对话@张特价:我做职业体验视频的第三年 下一篇:达人专访 | 国企石原里美在线变脸

[ 返回列表 ]